独家高端领袖访谈 周厚健我不恋栈

2018-06-11 15:59:34

市值管理做得不好

《英才》:海信集团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,海信电器主营黑电,海信科龙主攻白电。但海信电器市值200多亿,海信科龙市值180多亿,这能否真正反映海信的价值?

周厚健:海信的上市公司市值做得很不好。资本市场市值的高低是投资者对这家企业的信心,对他未来的信心。海信说的水平不行,表达不出来,最后表现为不能给大家树立信心。客观上讲,海信的企业是健康的,海信的市值是不客观的。我们推广传播的水平太差。

《英才》:就没有像小米、乐视那样,互联网可能就受人关注度比较高。

周厚健:乐视股价被爆炒的时候,他们可以编故事随便说话,我们不敢随便说话。因为海信的传播能力不行,让海信的很多人多干了很多活儿。

《英才》:今后在市值管理方面有什么考虑?

周厚健:未来我们还是扎扎实实把市场做好,我相信大家最后终究会认识到,这是一个比较好的、未来有发展前景的企业。

《英才》:A股彩电上市公司中,海信电器的每股收益、每股净资产、每股现金流都排第一名,是怎么做到的?

周厚健:在去年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,海信电视还保持第一名的位置。海信电视的利润和收入,一直都是第一。海信是一个比较重视技术的企业,重视技术,你的产品就会做得好一些,满足客户的需求就会做的好一些。当然产品价格也好一些,前者讲的是销量问题,后者讲的是利润率。不管行业好点儿坏点儿,海信电视的利润一直是行业最高的,销量也一直是行业最大的。

《英才》:同行业比较来看,2017年三季度彩电企业净利润都是大幅下滑,但只有TCL是上涨的,原因在于TCL采取的是面板-电视上下游一体化模式。周厚健:面板价格下降的时候,是电视整机企业利润上涨的时候。但面板价格去年出现了一个很异常的情况,从前年的四季度末开始涨价,一直涨到2017年二季度,面板业绩一直比较好。海信和TCL也是合作伙伴,海信和TCL也采取了很多措施。

《英才》:海信是否还会考虑布局液晶面板?

周厚健:液晶面板海信不做了。液晶经历这么几个阶段,一开始是短缺,到后来中国企业在面板领域投入很大资金,各地政府大幅度支持,所以各地上马了很多项目,可以说在很短的时间内布局很多,总体来看,我还认为不再投入为好。显示器件总有更新换代的时候,有他的产业周期,我们还是希望看看下一代什么样。

激光电视还未到爆发期

《英才》:海信为何看好激光电视?

周厚健:激光电视是什么?是大屏的(电视)。海信在80吋以上电视市场占据了超过40%的市场份额,随着激光电视技术的推进,在75吋市场海信也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占有率。

激光电视是刚兴起的一种电视显示技术,很多人把他和投影混起来,因为他们的技术有共通性。但是电视要具备电视的标准,比如说投影你在这个暗房间也可以看,你到了家庭里可以看吗?到了客厅里可以看吗?就不能看了,因为毕竟光太亮。投影需要把灯关起来,需要把窗帘拉上,在一个比较暗的地方来看。电视不是,亮度、对比度、色饱和度、色域、画质这些东西都是电视的标准,我们是在做电视,电视要满足各种光线条件。

《英才》:你认为激光电视迎来了爆发期吗?

周厚健:还没有。现在真正做激光电视,就海信和索尼两家。

《英才》:你预计需要多长时间会成为市场主流?周厚健:这得看海信推动的效果,消费者再有两年就会对激光电视有普遍认识了。海信已经推4年了,这4年变化还是非常大的。

激光电视是一种颠覆性创新,颠覆性最大的特点,是成本大幅度下降,但是它的画质却没有下降。一台88吋电视,大概要八九万到十万元左右的价格,而海信同尺寸的激光电视也就4万左右。成本优势很大,但是唯一需要大家接受这种投影反光的技术。

激光电视定位在大屏,尺寸包括80吋、88吋、100吋,购买激光电视,起码是需要75吋以上的家庭,它不是针对小家庭,小家庭也看不了大屏幕。要看激光电视,80吋一般观看距离是3.5米左右,要看100吋,4米左右。

《英才》:所以海信采取了“ULED+激光电视”双轮驱动?

周厚健:液晶电视本身面板是玻璃的,它本身成像不发光,后面需要一个背光源,它就发光了,图像也看清了。问题是当这个图像是黑的时候,他的后面也亮着灯。该黑的时候并没有彻底黑下来,这是个问题。海信为什么要做ULED?ULED电视后面不是一个整体的光源,后面做了一个很多很小的分区,用前面的图像来调整后面的背光发光。前面是黑的,我就调整,前面是灰的,就调成灰色,前面是七成黑,后面是七成的亮,前面是全亮,我就调成后面百分之百的亮。这样一来,ULED的成像效果就和OLED 一样,但它的成本却远远低于OLED。

液晶电视在中国的产业链是完整的,我们有华星光电、京东方BOE等面板企业。背光、导光板产业链也是完整的,而OLED产业链是不完整的。可以说,ULED是有利于中国电视产业的,通过提高它的性能延长液晶产业链的寿命。

国际收购看重品牌

《英才》:去年11月,海信电视收购东芝电视引起很多关注。东芝电视早已不复辉煌,目前处于亏损状态,为什么选择此时收购?

周厚健:海信收购东芝电视主要有三个目的。首先,东芝全球市场的品牌,曾经做得比较好,它的影响力还是有的。海信在全球有一些地方,还没有开始做,那么海信利用东芝的品牌,大家对海信会了解得更快一些。

此前,海信收购了夏普品牌(美洲)5年的使用权,人们就会知道,海信做的夏普牌要比夏普原来做得好,卖得也好。大家自然知道,海信是一个能做好电视的企业,于是海信牌卖得更好。

其次,东芝是有技术的公司。画质处理做得非常好,有技术管理能力。海信是一个追求技术的公司,这些技术我们要去研发,需要投钱,收购以后就可以拥有这些技术。

再者,日本家电产业和海信产业的互补性非常强。我们希望有一个日本老牌公司,能够起到产业上的互补作用。

《英才》:未来在海外收购方面,还有新的计划吗?

周厚健:海信收购的企业不少,但海信说得太少,海信的白电,空调、冰箱、智能电视、视频平台、光通信都是通过收购做大的。在海信的发展过程中,我们也采用这种高效率的资本运营方式。

ToB业务不缺钱

《英才》:从集团层面来看,海信布局了很多ToB业务,很多领域海信处于行业龙头。

周厚健:海信是一个电视企业,后来又做了空调冰箱,可以说是一个家电企业。并且海信很多配套产业,上世纪90年代后期,我们就认为这些产业配套技术含量太低,而且家电的产业特点是量大利薄。

我们就希望能在海信产业领域里有共享的ToB产业,于是我们就选择了光通信、智慧城市、智慧交通、商用空调等。一是原本的人才可以共享。二是技术可以共享,光通信、智慧城市、医疗设备与海信的图象处理、影像技术可以共享,我们叫专业多元化。《英才》:ToB板块会走上市的道路吗?

周厚健:现在还没有,因为海信资金状况比较好,上市就等于是用股权来换金钱。

《英才》:你现在属于延迟退休的状态,对自己有什么任务要求吗?

周厚健:我是超期服役。做企业,每一个阶段都有任务,与你延期不延期退休没有关系,与企业发展的阶段有关系,企业在这个阶段,我就希望把这一阶段的工作做好,不是我一个人在做,是整个企业都在做。智慧城市、智能交通、激光电视等产业,这是这个阶段海信的任务,我们就在这个阶段做好这些事情。

《英才》:也就是说退休没有时间表?

周厚健:有,当然有了,一定有时间表,我不恋栈。

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独家高端领袖访谈 周厚健我不恋栈